欢迎光临五月诗笺

 首页 | 评论 | 诗歌 | 散文 | 古典诗词 | 诗意小说 | 菁菁校园 | 海外心羽 | 八面来风 | 精品原创 | 个人诗文集 | 诗文竞技 | 散文诗 |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五月诗笺>>散文>>黄山行
 
黄山行
  文 / 徐健丽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的一句感叹,你就可以知道黄山有多厉害了。因为一座黄山,黄山市的前身--安徽的徽州地区更名为黄山市。城市以山命名你更可以知道这座山的厉害了。尽管我对这一更名不置可否,在我看来,徽州比黄山更有资格成为这个城市的名片,两千多年的历史积淀,源远流长的徽州文化,驰名中外的徽派建筑,徽商,徽墨,难道还需要用一座山来吸引眼球吗?黄山机场小,城市也小,市里有条古色古香的街叫老街,类似于成都的锦里,重庆的磁器口。整座城市可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黄山行是我第一次带团出省,第一次坐飞机。比所有的职业菜鸟都菜,我犯过以下超级低级的错误。第一个低级错误,出发前,有团友打电话问我:“机上有没有餐食提供?“我那个无知者无畏,大言不惭哪:“有的,但是费用需要自理。”团友一听就愣了:“什么,飞机上的餐食不是免费提供的么?”难道是我错了,你可是没坐过飞机的人呢,我大脑飞快的转了几下。继而改口道:“哦,那个,我是说在机场里吃饭是需要付费的。”
    “噢,是这样。”团友疑虑渐消
    我如释重负,第一个低级错误被我成功绕过。
    第二个低级错误,黄山行程结束后,旅行团空余出大半天时间,地陪提议加点,这是导游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团友们也纷纷响应,于是成功加点西递宏村和花山石窟。本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不想一个团友私下找到我,说他们认为加点价格过高了,让我去跟地陪说说能不能少点。我屁颠屁颠,火急火燎找到地陪,地陪没等我说完便气不打一处来,像看外星人般盯了我半天,火道:“砍价?,你居然帮着游客跟我砍价?!你难道不知道这加点的收入也有你的一份吗!”我直接被地陪吼懵了,半响才讪讪道:“你,你还是少那么一点吧,大不了,你少分点给我就是了。”这一下,地陪被我气得连话都说不来了。不做导游很久以后,当我听到别的导游月过万时,我总是不由想起自己曾经的这个低级错误,都说细节决定成败,或许从这个细节就可以知道我是一个不挣钱的导游,的确,在短短的一年导游生涯里,我最多的一次就是月入五千,还是一个月30天就有26天在外面跑,还是每天起早贪黑,累得半死不活的那种,而我拿到那五千时,居然跟没见过钱似的一脸满足,全然忘了之前的劳累.
    若说那次黄山行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加点的西递宏村我没能随团参观,对于这两处闻名遐迩的中国最美古村落,我惦念许久,但因为有几个团友临时改变主意,不随机返回。我乖乖的打车到航空公司营业部为他们办理团队退座。
    黄山的美,我就不想多说了,只想说说黄山的累,我的黄山记忆里,黄山的累超过了黄山的美。跟华山不同,华山如果只登北峰,人又懒惰的话,是可以嗖一缆车上去,再嗖一缆车下来的。黄山坐缆车,也只到山体的三分之一距离,剩下三分之二是要靠自己爬上去的。爬上去也没什么,新鲜出炉的职业菜鸟,工作热情,工作责任感空前高涨,跟好每一个游客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好吧,前面的团友爬得太快了,我噔噔噔赶上前去,让他们慢着点,等等后面的团友,后面的团友落后太多了,我又噔噔等跑到后头,让他们快着点,跟上大队伍。如此跑上跑下,我哪是爬了一座黄山,直接是两座的量。我那团的地陪是个老油子,每天爬黄山早爬得想吐了,爬到一大半,指指远处的莲花峰(黄山最高峰,海拔1864米)道:“人说爬莲花,是傻瓜,(狗屁,我怀疑要是开放天都峰,这厮肯定就说爬天都,人变疯了)我已经很傻就不当傻瓜了,大家呢,要上莲花的这边走,不上的呢,就在这休息拍照。”有的团友嫌累,确实是望莲止步了,但更多团友坚持,我不放心,自然又是带着一起爬,又是跑上跑下,自然我又等于爬了两座莲花峰。这里要说一下,黄山有三座比较著名的山峰,分别是始信峰,天都峰,和莲花峰。其中天都峰和莲花峰实行错峰开放,每五年轮换一次,即开莲花峰的时候不开天都峰,开天都峰的时候不开莲花峰。2001年江主席游览黄山时,曾经写下一首《登黄山偶感》,在当地流传甚广,诗是这样的:遥望天都倚客松,莲花始信两飞峰,且持梦笔抒奇景,日破云涛万里红。彼时胡主席还未上台,有人就在诗歌内容里牵强附会,说最后一句日破云涛万里红,说接班的很可能是曾庆红而非胡锦涛。事实证明,诗歌就是诗歌,那些纯粹瞎掰。就像有一年去雁荡山,山中巨石里有赵紫阳题写的雁荡二字,又有人事后诸葛的说:因为赵紫阳漏写了山字,所以把江山给丢了。听听这些戏说,笑笑也就算了。从莲花峰下来,我累得不行,看过飞来石,排云亭,光明顶,到了西海大峡谷,回望前面的莲花峰,别说,山势峥嵘,怪石嶙峋,确实像一朵巨大的盛开着的石莲花镶嵌在薄薄的云海里,若隐若现,云遮雾绕,飘飘渺渺,真的挺美的。
    黄山的东西,山下和山上的价格那是天壤之别,山脚5毛的鸡蛋到了山上那就是5块了,没办法,吃穿用度那都是人工挑上去的,能不贵吗,这里说个真实的笑话,广东人不是有个习惯,吃饭前都要用水刷洗杯子碗筷吗,因此我们吃饭的那个餐厅,老板娘看着我们团友拿水洗碗筷那个心痛啊,直接跟我道:你跟他们说要洗就不要喝了!我如实传达,结果我们团友更加硬气:没得喝我们也要涮!
    晚上宿在黄山上的北海宾馆,说是国宾馆来着,接待过无数政要。但条件真不怎样,就有点像桂林的芦笛岩,也说是国宾洞来着,承览过无数贵宾,那毕竟是过往的辉煌了,我去过一次,溶洞里闷闷的,钟乳石都死了,溶洞是有寿命的,过多的人类活动会直接影响它的生命,人体呼出的二氧化碳会加速钟乳石的钙化。不知道目前在桂林很红的冠岩,阳朔的银子岩日后会不会重复芦笛岩的命运。团友房间都不乍地,更不要说我这全陪了,睡的是一间多人间的上下铺,脏兮兮的,一夜无眠。凌晨起来想看日出,不想竟下起了小雨,日出直接泡汤了。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一点不假呀,下山没有安排缆车坐,全是步行,我只记得下完山后,我那腿感觉就不像是自己的了,脚和身子分了家似的。幸好在黄山的最后一晚入住的是五星的高尔夫酒店,其他我都忘记了,就记得那家酒店的床很舒服,自助早餐很丰盛,我的同屋是一个香港的女导游。
    黄山山脚还有一个景点---美其名曰翡翠谷,电影《卧虎藏龙》拍摄地之一,彼时,正值《卧虎藏龙》惊艳奥斯卡没多久,这个景点也跟着红了起来,只不过,看过黄山再看翡翠谷,多少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意味。值得一提的是,翡翠谷里的那汪水的确不错,担得起翡翠这个名儿。若是在那湖边,品上一杯黄山毛尖,应该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吧。


2013/8/21 23:58:19 发表 | 责任编辑:冯春华
本文共有评论 5 篇︱已被阅读过 793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网上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证码: 5562  

 
友情链接: 武江起航网络┋CNH个性网址航┋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
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诗社Email:fch928@163.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maypoetry ┋ 网络技术:SEAGATE

作品版权所有,任何媒体亦可转载,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
Copyright © 2008-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560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