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五月诗笺

 首页 | 评论 | 诗歌 | 散文 | 古典诗词 | 诗意小说 | 菁菁校园 | 海外心羽 | 八面来风 | 精品原创 | 个人诗文集 | 诗文竞技 | 散文诗 |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五月诗笺>>散文诗>>最后的滴哒
 
最后的滴哒
  文 / 张雁冰
滴哒, 滴哒,
屋内的鸣钟敲响了最后两个透着寒气的音符,
那么长,那么短,那么富有弹性.

这是《审判日》待刑的旋律,
听起来是揪心的长.
真想借你残剩无几的耳力,
拉近它们越搓越远的距离,
拉跑那越熬越焦的等待.
让躲不掉的哒哒来得快些爽吧!

这是《告别歌》待发的音律,
听起来是跳心的短.
真想尽你所余无几的耳力,
把它们越拧越紧的间隙,
拉伸到无尽无际.
让念不来的滴滴走得慢些长些吧!

滴哒, 滴哒,
屋外的細雨滴下了最新一串冒着热气的水珠,
那么黏,那么青,那么的醉人.
粘在缠绵的雨丝中久久不愿入地,
泛作一道道清光,
穿过那灰黯的小窗,
杀入屋内的一片黑暗中,
戳开死亡那狰狞的面容.

真想用你那尚存温热的鼻息,
吸进它所有的清香与甜丝,
吐出你全部的腐臭和苦涩
让那张骷髅般的面孔
在绵茸的細雨揉抚下,
显得柔些弛些活些!

屋内哒哒的眼泪在苦苦地流着,
那么稠,那么沉,又那么的凉.
一分不甘三分牵挂七分留恋,
凝在这割不断的愁泪中,
遮去了那透到底的光泽来.
多少愧欠,多少凤愿 多少离愁,
压伏在冰冷的泪珠中,
打落到冰冷的枯脸上,
流淌入冰冷的凉地里,
化为冰冷的霜雪,
飘散在冰冷的空气中,
结成了一座冰冷的冰窟!

真想挥起你那苍老无力的枯手,
抹去那越累越重的闷泪,
抹掉那越堵越慌的恐慌,
使那越陷越深的眼窩,
经过哒哒哒的洗荡,
落得净些空些轻些罢!

屋外滴滴的喇叭在远远地鸣着,
那么熟,那么生,又那么的刺.
那是曾今属于你的打鸣声,
惊动过裹在座椅上熟睡的你,
扰动过戴着耳机低头乱吼的你,
见证过手持方向盘疲于奔命的你,
送走过躺在救护车昏迷不醒的你,
如今,
还是这个调,
依旧那么响,
仍会一往无前地叫下去,
只惜它已不再与你的心脉同跳.
真想倚着你那微薄虚弱的脉力,
让即将消失的怦怦,
与渐飘渐远的滴滴,
跳完最后一支探戈!
让终将到来的生命尾曲,
合得美些齐些谐些!
2019/5/21 23:20:24 发表 | 责任编辑:桂汉标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22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网上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证码: 7604  

 
友情链接: 武江起航网络┋CNH个性网址航┋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
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诗社Email:fch928@163.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maypoetry ┋ 网络技术:SEAGATE

作品版权所有,任何媒体亦可转载,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
Copyright © 2008-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560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