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五月诗笺

 首页 | 评论 | 诗歌 | 散文 | 古典诗词 | 诗意小说 | 菁菁校园 | 海外心羽 | 八面来风 | 精品原创 | 个人诗文集 | 诗文竞技 | 散文诗 |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五月诗笺>>评论>> 被吹到远方的乡愁
 
被吹到远方的乡愁
  文 / 杜金华
                     


     近日,读到诗人心帆(原名庞小红)创作的诗歌《灵潭村的秋天》,让我想起之前的一篇  引起强烈震动的文章《村子已死》,此文纵论中国农村萧条空寂化的现象,令人触目惊心。两者刚好再又形成一个实现实叙述与剥茧论证的呼应,这一生活现象的普遍性与颠覆性,值得所有人探讨与思考。
     常读心帆诗歌的人就会发现,诗人心帆的诗歌近来在一贯的细致素雅之外,波澜老成的一面也渐渐呈现出来,这在《灵潭村的秋天》一诗中,表现得尤为惊喜。
     《灵潭村的秋天》截取的是一个作者日常生活中经历的一个小场景,这看似非常普遍、平常的小场景,正好就是我们无数村子,无数农村人现实生活中的写照与缩影。
    诗人以诗的简约语言,仅以平实的语言,平实的语调,向大家描述了自己对灵潭村的秋天的所见所闻,画面感强烈,镜头由远及近,由广及微,在诗人的眼中,乡村的如雏菊,喇叭花,鸡等这些卑微低小的事物都体察入微,诗的第一句,就一直引领全诗,并形成了这首诗的格调,而正是诗人这样不嗤卑微的特质,折现出诗人不躁不媚、感怀苍生的伟大。这样的伟大,其实真的只因她是真正的诗人,而与诗人的性别无关。文学的魅力,不仅没有国界,也没有因作者是女诗人或男诗人而有什么不一样。
     雏菊,喇叭花,浮萍......其实和远嫁他方或为了生计背井离乡外出务工的村民,特别是那些农村女人的命运是相连的。正如作者所书的那样:“晒谷场上啄食的鸡/和在田野上啄食的鸡/有着一样的命运”;灵潭村的人是这样,其他乡村的人大多也是这样。因此,《灵潭村的秋天》不仅仅是一首描绘灵潭村秋天的小诗,而是一首反映当下中国农村普遍现象的一首大诗。真正高明理性的诗人创作往往如此。“在打谷机旁,皮肤黝黑的大姐用浓重的湛江口音和我聊天/她是南雄本地人,长期在湛江打工……”这些都是进一步印证这一现象普遍性的强调。同时,也无不体现出诗人对这些事物、这些人奔波劳苦的生存生活现况的同情和怜悯之心。
    对于那些花儿,那些生活如寄的人们,诗人是深谙她们惶恐不安的宿命的。正如诗的结尾那样:“她身后小河里看不到根的浮萍/在秋风中/被吹到远方”。在漂泊不定之中,乡愁,也在漂泊不定之中,被吹到了远方。
     那么真实,那么残酷,那么无奈,甚至于悲凉……
     诚如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所说的那样: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经历了生存的种种艰辛悲苦的那些花儿,鸟儿,千千万万的乡下村民,谁不在其中?!
     就在丰收的秋天,悲情易生的秋天,诗人心帆还是依然走近她们,走近她们的命道里,仿佛也仅仅是帮她们拍张照片,写首小首以记之而已…
    而这而已,绝非仅此而已!
                                   (杜金华)
                      
                                     2020.11.1


附:


灵潭村的秋天
作者/心帆


大片白色小雏菊盛开在田野和小河边
紫色喇叭花随处可见,朴素而内敛
和正在割禾、打谷的大婶有着一样的脸

金黄色,紫黑色的稻谷被排列组合
泾渭分明
仿佛大棋盘上不同颜色的棋子

晒谷场上啄食的鸡
和在田野上啄食的鸡
有着一样的命运

打谷机旁,皮肤黝黑的大姐用浓重的湛江口音和我聊天
她是南雄本地人,长期在湛江打工
只在农忙时候回到家乡,和土地呆在一起

给她拍照时,她身后小河里看不到根的浮萍
在秋风中
被吹到远方

2020/11/2 19:08:20 发表 | 责任编辑:桂汉标
本文共有评论 1 篇︱已被阅读过 104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网上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证码: 4671  

 
友情链接: 武江起航网络┋CNH个性网址航┋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
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诗社Email:fch928@163.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maypoetry ┋ 网络技术:SEAGATE

作品版权所有,任何媒体亦可转载,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
Copyright © 2008-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560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