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五月诗笺

 首页 | 评论 | 诗歌 | 散文 | 古典诗词 | 诗意小说 | 菁菁校园 | 海外心羽 | 八面来风 | 精品原创 | 个人诗文集 | 诗文竞技 | 散文诗 |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五月诗笺>>评论>>漫说李经纶
 
漫说李经纶
  文 / 杨振林

        在李经纶诗词研讨会上,刘立法先生说自己是读着李经纶老师的诗走过来的。我正在为自己发言时怎么开头而犯愁,听到立法先生这句话,我感到眉头已经舒展,因为我知道了该从哪里说起。
         我是因为诗人李经纶而“挺”过来的。八十年代初,因为乒乓球而遇到了韶关教工队的高手李敦正(李经纶又名)。1984年,因为他主编的《韶音》,我们很快成了忘年交;因为他的诗作超妙,我决意尊他为师、跟他学诗。1988年12月25日,诗人李竹园老先生携几位高足参加清远诗社成立大会,我也被捎带而来。到今天还想不通我怎么会有资格参加这个盛会,只能理解为:缘分。而当时是我人生的苦闷期,技校毕业后当了七年多的金属切削工,我感到前路茫茫。不能说当金属切削工就没有前途,只是我太痴迷于文学了,尤其是诗歌,我觉得我应该“切削”文字才对。
         十个月之后,我写信给李经纶,说希望能调到清远。很快,接到他的回信,说联系到清远电视台,台长同意见面。一线工人请长一点的假非常困难,等到批给假期,已过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台长已作为某个工作组的成员下基层去了。我与李经纶共榻而眠一周,一直没能等到台长回市区。把他的钱花光了,把他的好友兼邻居---文化局副局长郭慧君的钱也花光了,我也只剩下路费了。假期也满了,我想我该打道回韶关了。就在这个晚上,李经纶说:“先别走,有一家企业准备成立宣传部门、办企业报,总经理请我推荐能搞宣传的人,我说我家里现在就住着一个。”
           第二天,总经理看过我的作品剪辑,询问了一些学习和工作情况。12月初就收到口信,说同意调入,因为企业报赶着创刊,最好元旦之后就先来上班,调动手续慢慢办理。我终于如愿以偿,开始“切削”文字。同时,也得以通过参与编辑《飞霞》诗刊、《清远诗社通讯》,更靠近对我有知遇之恩的李经纶,时常当面讨教诗歌。
不说“诗词”而说“诗歌”,是因为担心有概念上的混淆。因为现在“诗词”一般指古典格律体诗歌作品,也就是通常说的旧体诗词;“诗歌”则还包含现代自由体诗歌作品---通常说的新诗。而李经纶是新旧体双修的,不仅践行,而且大力倡导。这份情怀,已令我决心拜他为师。清远诗社成立的当晚,大家移居飞霞山,我以诗社新旧体兼容为题向经纶老师交作业:“提琴诚可爱,琴瑟总新鲜,莫道禺山小,能容宇宙篇。”
       经纶老师博大的胸襟,令他的诗篇境界阔大,格调高华。一些佳作,竟令记性并不好的我一诵难忘。如这首《夜宿黄河滨》:
     百年大梦一朝圆,月下黄河醉语颠,
     手抚波澜千载事,铜琶声里夜如烟。
     雄浑超迈,意蕴深沉。细细品来,韵味无穷。这首诗的诞生,至少有25年了吧?当时,《光明日报》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记者,左手拿着诗稿,右手缓缓作“手抚波澜”状,高声诵读之后,赞叹不已。
      在自由体新诗里面,也有我一展难忘的诗行:
        没有星月的夜
        你我相依为命
        你燃我心血
         还我以光明
        这是《灯》的第一节,写于1981年,作品收录在诗集《绝壁上的情歌》中。与雄浑超迈的风格有所不同,这首细腻自然,但隽永依然。这诗句被我至少两度借用,化为“灯熬心血”一语,一次是用于挽老作家的对联,受到本地文友的好评。另一次是用在一篇征联随笔中,一位联友跟帖说,读到这句话他流泪了。短短四行,即为伏案笔耕者的传神写照:勤苦、自励;更是思想者的镜像:孤独、深刻。
        经纶老师对诗歌的认识与总结的短语,也令我至今难忘。记不清是哪一年,风华正茂的李经纶说过:“诗,就是以一己之情明天下之理。”关于诗,似乎没有一个令众多诗家批评家认可的概念,更多的探讨是基于认知的层面和具体诗作的质量。这一短语也一样,但耐人寻味:诗言情,仅仅是一个层面,更要明理。这就上升到思想境界、上升到文化的层面了。数年前,我脑海里冒出一句“做一个有文化的作家”,后来一直作为QQ个性签名之语。在这次研讨会上,我忽然省悟:我这句话不就是经纶老师诗观的翻版么?他在青年时代就已明白这一诗学、文学之道,而我在知天命之年才略有开悟。对经纶老师,我此生只能望其项背。再展读他的古典格律体近作《五十年前同窗聚会》《感事》《追酒四重奏》、现代自由体近作《带甲的灵魂》《15000多颗核弹头》《生命的最后时光》,以及诗话《方圆斋诗词论语》,更感到诗人李经纶文化思想的广博深邃,笔底愈发老辣而诗心仍然是那么年轻。著名文化学者、诗评家对他的评价是:“先生之作极有风骨与品位,且不惟笔挟风霜,同时艺术功力深厚。更为难得者,先生竟左右开弓,古典自不待言,新诗也精炼老辣而意蕴深长,方之旧体诗坛,万不得一。”我认为,相当中肯。
           李经纶的对诗歌的贡献不仅仅在他的作品,组织诗歌活动的影响力也相当大,由此也带来对清远文化的贡献,对清远提升城市形象的正能量。在他的努力下,全国中华青年诗词研讨会在清远召开,李杜杯全国诗词大赛的在清远举行终评。在终评欢迎会上,德高望重的中国古典文学专家、文艺理论家、诗人霍松林先生这样介绍李经纶:“不仅是诗人,还是优秀的诗词活动家。”即便是清远诗社成立大会,他也能请来众多著名诗人、学者,把一个新建市营造得俊采星驰。或许可以说,新清远的美好形象,是从诗歌开始塑造的。
          在我眼中,李经纶还另有贡献:扶掖后学。八九十年代粤北地区一批醉心于诗歌创作的年轻人,在他和几位热心前辈的指导下,都逐渐成长为当地诗歌创作的中坚力量。近些年,诗社前辈对诗词创作缺乏年轻人的状况很是担忧,当发现了罗小娟、韩学早、桑小琴等有才情的青年诗人,诗社领导给他们搭建了充分展示才华的平台,而已经不在任上的李经纶,每次由年轻人组织的活动他都到场,给予鼓励。对开办网校热心培训诗词作者的罗小娟,更是大加赞赏。是的,能写出佳作,是有成就;帮助别人,则有功德。对组织工作者的奉献精神,必须褒扬。
尤为令人受益的是,李经纶点评作品、指导创作总是高屋建瓴。对格律上存在的缺陷,说来往往轻描淡写。而对立意、意境总是高要求,这就从源头上避免了学诗者南辕北辙。文以意为先,若因律害意,势必因辞害意,难免误入歧途。对诗词创作,永远以立意、表意为上,格律宽容,文采则随心随文气。这是准则,也是培训初学者的要领。
本次李经纶诗词研讨会气氛相当融洽,自由发言时段,不少诗友还不失时机插科打诨弄点小幽默。气温骤降还下着雨,我却感到一种温馨在升腾。看着李经纶,这位在我最苦闷时让我挺过来、在关键时刻改变我前途命运的恩师,我必须再说一回:振林能有今天的小小成就,是经纶老师厚爱有加的结果。见会议环境如此宽松,我也弄了点小动作,在发言结束时,双手端起一杯香茶邀老师碰杯。

2021/1/19 15:18:41 发表 | 责任编辑:桂汉标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57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网上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证码: 9157  

 
友情链接: 武江起航网络┋CNH个性网址航┋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
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诗社Email:fch928@163.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maypoetry ┋ 网络技术:SEAGATE

作品版权所有,任何媒体亦可转载,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
Copyright © 2008-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560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