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五月诗笺

 首页 | 评论 | 诗歌 | 散文 | 古典诗词 | 诗意小说 | 菁菁校园 | 海外心羽 | 八面来风 | 精品原创 | 个人诗文集 | 诗文竞技 | 散文诗 |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五月诗笺>>散文诗>>“情结”为序
 
“情结”为序
  文 / 黄耀辉
 中国新闻社柬埔寨分社“堆码”的主业是“新闻”,与新闻无关的文字是“副业”。把“副业”结集,就当对高棉热土的留念。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柬埔寨中国商会、中国华电(香港)西港项目、柬埔寨中国中资企业、柬埔寨湖南省侨商联合总会、柬埔寨广东商会、柬埔寨江西总商会等诸多的柬埔寨涉华组织和团体,以及柬埔寨侨领、柬埔寨华文媒体、华侨华人……或怀念、或感慨、或情怀……
     一
 2016年12月下旬,我正在暹粒省市区采访国内官方来访的新闻,突然手机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称几天前我们见过面,是额勒赛水电站的湖南老乡朱先达,问我有没有时间,明天陪电站领导一道回金边,想见个面……。
 刚到金边,广交朋友是我的工作,也是扩大信息资源的重要渠道之一,再说对方还是一家中资企业,特别感兴趣,随口应承了。明天结束采访就回金边,姿态要先摆出。第二天上午“老乡”又来电话叮嘱:见面地点在大使馆对面的餐厅。
 那是我到柬埔寨吃的“第一餐”,地点“很熟”。
 2016年10月31日中午从广州飞抵金边后,时任《金边晚报》总编辑李翼安排在“金边酒店”,下午向中国大使馆报到,递交总社官方文件,把与使馆政治处主任程洪波的合影,转发主管境外分社的总社副社长夏春平。他来信息批评说,应西装革履,注意外交礼仪。怪我没坚持“原则”。
 李翼笑着说,使馆都是中国人,应该问题不大。于是,我把西装和领带从行李箱拿出来后又搁在了床边。来柬埔寨前,我也做了功课,知道气候炎热,出机场瞬间,就置身在柬埔寨“旱季”的“恐怖”下,太阳穿透衣服,燃烧在皮肤上。
 在国内常驻地方支社,文字、摄影“全能化”,衣着不需太讲究,对方也不在意,只看稿件有无“见光”。唯一“西装革履”是2007年驻点台湾采访,总社提醒要注意仪表。但挎着相机着西装的经验告诉我,岛上的同行没把“西装革履”放在眼里,几乎“赤膊上阵”,在现场“挤、推、压”狠抢“位置”……当第二天自己“本土化”,夹带粤语与同行在群里挤、推、压时,已无人再惹了。
 向使馆报到后,程洪波主任邀请一起出席柬埔寨广东商会欢迎广东省新闻出版局一行的晚宴,说广东来的,你老乡,就在对面,没几步路就到。果然,领队曾是我工作过的肇庆市女副市长,她调任后还没见过面,熟人异国相见,免不了寒暄。 
 当时,新华社金边首席记者薛磊,以及多家柬埔寨主流华媒朋友也在场,混了个脸熟。后来,驻金边的经济日报关晋勇、张保,中国青年报蒋天、杨帆,新华社毛鹏飞,还有央广台冯辉等先后都成了哥们。
 在暹粒的那天中午,“老乡”又来电话问有没有回到金边,需不需要派车接?我说要晚点,还在酒店写稿和处理图片。赶到暹粒机场时,已接近下午五时。“老乡”来电话说,六点钟开始,我们都在等。这时,我才发现时间不由我控制,飞机什么时候落地金边机场,不是我说了算。赶紧回答:可能来不及,不用等,找机会上门拜访。
   “老乡”说,我们等你。话已说到这份上,再“装”就过了。下了飞机,要朋友开车紧赶慢赶都已近晚上7点,乐建华、谢益明等额勒赛水电站的朋友还在边聊边等……
 履新后,他们不是最先结识的中资企业人,却是关注交往最多最深的中资企业人,包括后来认识的朱新元、丁凉兴、官友政、汪思东、安宁、吴洲洪,还有柬籍司机本通等,都成了我在柬埔寨很好的朋友。
 熟悉了,就少了“客套”。柬埔寨节日放假,就设法奔额勒赛水电站,拍几张图片,捡个“漏”发回总社。2018年8月间,女儿女婿到金边度假还一起到电站打篮球,哪怕来往路程要两天,但缘分摆在那,爽歪歪。在我建议下,由在柬的央媒“抱团”,又把“组织活动”约定在额勒赛水电站的营区。
  2018年下半年,柬埔寨节日放假前一天,老谢专门给电话说准备从电站到金边,邀请央媒的朋友“过节”坐坐,地点在分社不远处,还强调各自带上家里人。央媒外派家属都“随任”,除个人“保留意见”。而我例外,“随任”,还捎带“Baby”,算完整的“一家三口”。
 “Baby”是宠物“贵宾”。8年前,“Baby”出生2个月被女儿抱回家。2017年7月15日办理好各种检疫“护照”,又跟着女主人从广州飞抵柬埔寨分社的新家团聚。“Baby”保持着出国前传统,参加主人的饭局,它在远离饭桌的一张凳上趴着,主人给吃就吃,没吃就守着主人吃,听大家聊天,不吵不闹,人见人爱。
  乐建华介绍了一位新朋友叫罗积满。他说,是自己的前任,额勒赛水电站元老级的人物。罗积满很和蔼,也健谈,加之遇上我一个没话找话的“老江湖”,笑声起伏。他看着远离饭桌的“Baby”说:我家女儿也养了一条“贵宾”,招人爱。他还不时逗“Baby”,拿出手机拍,锁定一张笑容可掬的 “Baby”给我。有几次被我“盗用”在微信朋友圈,他看到后私聊说:我拍的!
 罗积满再到金边时,已是老朋友了。还是在那地方,聊着聊着,就很认真地对我说,卸任后先别急回国,并扭头对乐建华建议,下一个大项目,可以聘他。
 OK,我随口一句,喝了一杯酒,表示感谢。当然,那会还没往心里去。
 “去留”越来越紧。2019年初,王文天大使非常关心我。在柬短短几年,先后结识了两任大使、两任使馆武官、两任使馆经济商务参赞、两任政治处主任,以及多位中国外交官的朋友“履新”,工作以外,私下都成了朋友。
 王大使是“新闻内行”,非常理解通讯社发稿的“时效”,每次活动,把电子版讲稿发给我,以便及时发出。王大使说,我相信你不会出错,但还是要提醒你,绝不能出错!
 中国工商银行金边分行行长敬骏,是我经历的第三任柬埔寨中国商会会长,与高华、陈长江前两任一样都是好朋友。敬骏说,留下来挺好,可以帮商会干点事,在柬埔寨,除了不熟的,你都是熟人。
 几年的柬埔寨生活,收获最多的就是“熟人”和朋友。从知名侨领,到普通的华侨华人;从在柬拼搏的华人商贾,到普通创业的中国年轻人;从“一带一路”在柬投资的央企和国企,到在柬坚持为中柬民间友谊默默奉献的中国各省的“熟人”和朋友,还有许多正赶往金边的同胞……我应该能干点什么,我想。
 于是,选择留下,或是缘分,或是情结。
      二
 第一次听到“柬埔寨王国”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文化大革命”。那会10岁左右,是听力和记忆力旺盛期。每天早上从家里到学校的路上,都听矿里“大喇叭”转播的“新闻广播摘要”。突然一天听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北京会见柬埔寨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国王”就是中国古代的“皇帝”,很好奇。一天晚上,矿里球场上演朝鲜电影《南江村的妇女》,“正片”前“新闻简报”里有“国王”和“王后”,但真正记住的,还是国王旁边的宾努亲王在“摇头”,据说,亲王患了帕金森病……
 诺罗敦·西哈努克国王,学生时代如雷贯耳。2012年10月15日“国王”在北京去世仍记忆犹新。履新前才知“国父”的儿子诺罗敦·西哈莫尼,2004年10月已登基成了新“国王”。而那会,我正在国内支社驻肇庆、云浮两地玩命地跑新闻。
 童年时代,不敢奢望自己与柬埔寨会有任何瓜葛。每天去学校的路上还是听“新闻摘要”,偶尔也好奇“记者”的职业,但不知“记者”干啥的。更多的时候,更在意广播里的“革命歌曲”,听多了,能哼几句在班上显摆。煤矿是黑色的世界,沾一点“红”就“革命”。小学四年级之前,学校在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县与仁化县交界处,称“红工矿务局红工二矿子弟学校”,“文革”后叫“曲仁矿务局云顶煤矿子弟学校”。“云顶媒矿学校”我没“享受”,读的是“曲仁矿务局红尾坑煤矿子弟学校”,1972年9月,父母调动后一家搬到了新矿。
 第二次认真留意“柬埔寨”,是工作后的1979年1月间。那天正在上班的路上,矿里“大喇叭”说,“越南占领了柬埔寨首都金边……”。我刚工作“挖煤”,熟悉西哈努克国王和王后的名字,但没有“觉悟”,更不敢想,自己后半生的职业生涯、生活,有一天与柬埔寨如此紧密,演绎成别样的人生经历。
 当真把自己和柬埔寨绑在一起,已是从挖煤的“矿二代”,经历了企业“政工干部”、市级媒体通讯员、市文学杂志社编辑、市文联《经济文化报》副社长、市政协《民声报》总编辑、《韶关日报》驻省城记者站负责人的一次次涅磐重生,最终效力国家通讯社,镇守中国西江河两岸……
 2014年12月14日,中国驻柬埔寨王国大使馆“桥之行---柬埔寨媒体眼中的彩云之南”第二站在广东肇庆,我首次接待了柬埔寨华文媒体代表黄如丽、洪子兴,以及当地巴戎视台记者Khoun Bunny三人。正是这次接待,才知道西哈努克国王和夫人曾到访肇庆,游览了七星岩景区。陪着柬埔寨媒体朋友,一起仔细地寻找“国王”的足迹……,那一刻,柬埔寨,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清晰。当晚,在西江边用餐时,借助“酒胆”忍不住向柬埔寨同行“吹牛”:我可能去工作。
 此前,已听说总社在谋划境外设点的工作,尽管没有下文,但我依然坚信,柬埔寨就是我退休前境外工作的首选地……,两年后,他们是我在柬埔寨华媒的老朋友。当然,这是后话。
 艰难的日子,是2006年前后,我在中新社肇庆支社社长兼云浮市记者站站长岗位“太累”,不是那种不能干活的累。相反,活干得很顺。2001年5月,从分社广州赴“肇庆支社”上任,接手一台过时的台式电脑和空洞洞的办公室“牌子”,外加几枚“大印”。一年后支社“风生水起”,每月的发稿量几乎是分社所属支社的榜首,凭一人之举,赢分社,乃至总社之誉。
   “累”的压力来自顶头上司的“交替”。严格地说,不是“交替”,是前任“出事”,后者“走运”。“后者”为“树新威”,总拿“前任”说事,高抬自己,偶尔几次罢了。逢会必说,就成人品问题。我“逢会必睡”,“醒”了回一句:前者之事,交由法律。本届“政府”干自己的事。我成“非我族类”遭诛。一会指责“脱离组织”、一会组织“查账”找茬。挑不出“骨头”,就盯着稿件的文字、图片,大有“整你不死,誓不为人”之势,先分社,后总社,所有的“过节”都成了“公开秘密”。
 忍无可忍后,向总社申请调出分社“逃避”。领导安慰我:先驻台湾。又问,你与分社说,还是总社出面说。我答:总社出面,是组织的意思。
 多年后才传说,“后者”在接到总社电话时,满嘴表示支持,放下电话就质疑总社的提议。从政治到业务找不到茬,就盯着“人品”挑……有幸人缘尚好,能力摆在那。“后者”实属无奈,给电话我:经他多次推荐,总社同意你2007年1月驻点台湾。
 宝岛归来后,总社港台部主任陈立宇就我在台表现,专函高度评价予分社,却被“后者”弃一边不提,正“胆肥”地戏弄省长和分社打官司……再后来,分社换了“当家人”,交接时,“后者”自认满脸委屈地出任某记者站,哪在乎分社偌大会议室里,四周向他射出的冷眼。
 几年后,传“后者”仍怀念“治理”分社的“风光”,满脸写着“委屈”,酷似狩猎又抢腐肉的“大嘴怪”袋獾。
      三
 内心的“骚动”,来自宝岛回来后。母亲说:别再想了,要知足,天上飞的麻雀抓不完。母亲常回忆我儿时,说命苦,好几次病得她都不敢抱,让外婆抱着,她远远地看着,害怕死在怀里……“知识越多越反动”年代,我放弃了4个月的高中,穿上工作服“革命”,母亲哭着让我回学校读书,说哪天后悔了,千万别怪她。当我玩命自学时,学徒工资只有20元,每年母亲都给订阅书报刊的好几百“大洋”。晚上,同龄人扎堆谈恋爱,唯我关在房间里不停地看、写……夏天,脚下放盆凉水降温,冬天,躲在被子里保暖,父母从不干涉,夜太深了,轻轻敲敲窗:天亮还要上班。
 1986年7月,我从乌黑的煤矿调入市区雪白的帆布厂当“干部”,父母无丝毫的骄傲。每次儿子成功“转型”前,母亲都劝慰儿子:“天上飞的麻雀”太多。母亲心疼儿子吃了同龄人太多的苦,不让儿子太累,希望儿子安稳生活。她曾说,有一个表哥在台湾。而当我去台湾工作时,她不再提及,怕儿子因“牵连”海外关系带来的“厄运”揪心。
 在母亲眼里,社会的进步,还停留在更换家用电器,取消“凭证供应”的消费……
 母亲永远不理解儿子的想法,只有总社的朋友理解和关心。关心多了,萌发的狂想越具体:任职境外,卸任退休。脑海里不停搜索美国、英国、法国、日本……总想找出“可能”或“不可能”。
 总社老哥景笑林开玩笑地说,东南亚遍地都是广东人,你能说粤语、潮州语,还有客家话……终于,传来总社启动海外布点工作的消息。
 朋友都说,柬埔寨不错,吴哥有故事,西港的海边很美……后来才知,选点在越南、印度和柬埔寨都有可能。
 2015年8月的一天,突然收到香港分社朋友李远毅在贵阳开会的微信信息:很高兴,兄弟终于动了。那一刻,坚信信息的准确。在香港分社“交流”时,远毅兄知道我的首选地:柬埔寨。
 当年9月,在北京与老哥景笑林聊天,他戏笑道,操,先有你,后有柬埔寨分社。总社人事部叮嘱:回广东前在总社附近照相,留下出国指模,预计年底前启程。可是,11月间又传来消息,本次轮换外派单位太多,除泰国、印尼、尼泊尔,还有新建的柬埔寨,决定社内公开招聘,仅广东分社已多人报名,直指柬埔寨、泰国……朋友说,你哪都别想,就柬埔寨!
 2016年2月6日大年二十八,总社传来手机信息:已通过直接任命,准备节后履新。任期3年退休,圆满收官!
 总社人事部主任卢远建的电话很干脆:交接好支社所有工作,不许留尾巴,3月24日至4月17日在总社做出国前学习,同期有新任印尼分社社长林永传,泰国分社社长王国安……
 当年3月底,在北京培训时,很少做梦的我,一天半夜梦醒与“天堂”父母“聊天”。父亲说,很冷……。母亲说,这里的东西很贵……冥冥中,父母说,儿子,要出远门了……可怜天下父母,儿走千里都牵挂,即使在天堂!
 第二天一大早,电话通知肇庆的爱人小平,提前来北京办理“护照”照片和指模的事,清明节一起飞长沙宁乡为父母上坟拜祭,之后,我飞北京继续培训,她飞广东……
 2016年10月18日上午,总社社长章新新向我作了赴任前的谈话。考虑分社尚在筹建中,吃住不便,总社同意爱人“随任”至分社挂牌后前往。
 回到广东,夏春平副社长来信息叮嘱:未来是国家形象的新闻外交官,一言一行与国家民族相关,从“土八路”变成了“正规军”,关键是身份转换,一定要尽快适应。保重。
 2016年10月31日6:30分,女儿开车陪妈妈,当然,少不了“Baby”,从肇庆市一起送我到广州白云机场,与约好的金边朋友相见。1:00,CZ6059登机,12时整点起飞,13:30分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国际机场入境,开启我艰难岁月的“开疆拓土”……
  此时,北京时间为2016年10月31日14:30分。
       四
 热爱柬埔寨,与在柬埔寨工作是“颠覆性”的。
按照程序,抵柬向中国大使馆报到后,须向柬埔寨新闻部通报,递交总社官方文件,表明“中国新闻社柬埔寨分社”就任并开始筹建。柬新闻部收到我驻柬使馆“照会”,审核相关文件,再批复是否同意签发“分社执照”。柬埔寨外交部凭“分社执照”,办理“分社社长”护照有效工作签证。
 落地金边一个月过去了,不见柬埔寨新闻部批复,什么事也干不了。11月28日向总社发出首条《广西政府捐赠500吨大米给柬埔寨政府红十字会》通稿时,“分社”仍在批复中,甚至怀疑自己“记者”的合法性,又担心护照过了“有效期”,涉嫌“非法滞留”。
 时任中国银行(香港)金边分行行长、柬埔寨中国商会常务副会长陈长江,理解我的困境,同意开设“临时账户”与北京总社对接,事后补交完善各项手续“转正”,以解决我可能遇到的“囊中羞涩”。不敢失信朋友,当办理完所有手续后,我首先向分行补交所需材料,绝不干失信朋友的事。
 2016年11月,在我为“护照”入境将面临“过期”忧虑时,总社同意11月29日飞赴老挝首都万象,次日再入境柬埔寨继续“护照有效”一个月等候,以避免签证“滞留”的“误会”。
 直到12月9日上午,柬新闻部才通知取回批准设立“中国新闻社柬埔寨分社”原件,称8日下午柬新闻部批准了。我当即向大使馆程洪波主任报喜,并请求协助在柬外交部办理护照工作签证。没想到,“护照”在柬埔寨外交部待签如石沉大海,毫无水花可溅。
 12月中旬,总社通知参加王毅外长出席暹粒“澜湄合作第二次外长”活动,与当地使馆联系具体时间。12月19日上午,只得向“娘家人”诉苦:无护照,不能买机票、不能住酒店,寸步难行,还时刻面临“签证失效”……第二天上午,使馆通知,柬外交部已签发护照有效工作签证,下午到使馆取护照……12月9日到20日,“很短时间”拿到了柬外交部的工作签证。
 朋友大笑:要感谢王部长到访!
 后来知道,柬埔寨是流行“小费”的国家,办事没小费,拖你个半死。起初不以为然,之后,停车、办事多少给点是个意思,对方也不在乎,没地方销账,只能自己掏,习惯就好。有了分社住址后,每次外出吃晚餐,爱人也“打包”给小区当地保安,对方很虔诚地千谢万谢,关系好的不得了。
 有了合法身份,就有了底气。出入首相府,见洪森、参加政要新闻发布会,在金边走街串巷、拜访各界,查阅资料,熟悉环境,选房、购房、购车……闯下一片天地,安家立业,事无巨细地感受不同的法律国度、不同的办事效率、不同的人情世故。从惊讶到默认,从陌生到熟悉,满肚的酸甜苦辣,还一切显得那么自然,似乎又掐准了柬埔寨蒸蒸日上的光景,把畸形的消费,认同外界所言的“深圳创业”还视为当然。
 2017年春节后,总社总编辑王晓晖、总社人事部主任卢远建首站选择安抚“柬漂”的柬埔寨分社:2017年是柬埔寨分社注定是“创业”奔波的一年。这一年的6月1日,又牵头成立了“柬埔寨华文媒体联谊会”,采取由每月各华文媒体轮职会长制,也为自己在柬埔寨工作期间大开方便之门。
 2017年6月初,没谢绝朋友邀请一位广东“风水先生”到我“新房”,只想入乡随俗,风调雨顺。6月28日当地时间三时零八钟吉时,分社办公室兼住宿正式启用,使馆、中国商会、以及当地媒体朋友登门道祝、揭牌……闲时,站在35楼的分社阳台,鸟瞰金边,与所有人一样,我祈祷高棉大地平安,祝福分社每一天。
      五
 2019年12月初,额勒赛电站的工会主席谢益明告诉我,中国华电香港有限公司与柬埔寨国际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开发的西港2×350兆瓦燃煤电厂项目,月底在西港举行签约和奠基仪式。这是华电香港继成功开发额勒赛下游水电站,再次与柬方共同开发的又一大型项目。在柬埔寨的中资企业中当属“大手笔”,也是柬埔寨在建最大的火电项目,是大新闻。当年7月1日,我应邀在金边酒店参加了公司与柬埔寨国际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签约,按要求,当日没有发稿。
 2019年,在我等候年末参加公司奠基仪式,结束外出采访收官的当儿,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驻暹粒领事办公室主任刘志杰12月13日来电话:12月15日暹粒“吴哥国际医院”院长孙英杰组织援助该院的中国泰州市医疗中医专家小组举行大型义诊慈善活动。
 祖籍山东的孙英杰院长,1998年闯柬埔寨,从经营医疗公司起步,到开设暹粒吴哥国际医院。依据2018年5月《备忘录》,中国江苏省泰州市中医专家组驻诊吴哥国际医院,包括中医医疗技术、人才、药品及医疗设备、大健康产业及养生等援助。未来三年,每季度泰州市八家医院将以轮换制形式派遣医疗专家,把中医的传统医学瑰宝根植于柬埔寨大地……作为国家通讯社,向世界专递“中国好声音”,说好“中国故事”,责无旁贷。
 我告诉谢主席,12月14日下午飞抵暹粒,17日从暹粒飞西港……在西港的酒店,随身已无“精神粮食”,又不敢“擅自”外出,正值中柬两国警方联合执法打击“西港网赌”犯罪。气焰嚣张的“网络赌徒”已把西港市区搅得人心惶惶,媒体还时常爆料“漏网”赌徒肆无忌惮地随机绑架同胞,人人自危,两国警方正加大打击跨国犯罪的力度。
 为不添乱,我只能求助在金边的谢主席。当晚,参加项目活动的额勒赛老朋友朱新元和一个“陌生人”冯英山敲门了。冯英山说,我也不多了,知道烟民短缺的苦,先弄点解馋,坚持。
 后来知道,冯英山是额勒寨公司副总经理。2019年成了西港项目的总经理,一个善言能干,可交之人,当然,不仅是烟友,偶尔小酌还是酒友……
      六
  2019年底飞赴北京总社述职时,还没有听说预防“新冠肺炎”,欢畅地与来自全球的同事一起开会、聊天,谈工作,也谈各国的趣事,在戏说我这个“寨主”啥事让位……
 2020年2月1日,在小日本结束春节旅行从香港回到内地时,国内“防疫抗疫”越来越是事了,武汉还在“封城”。
 为了“前后社长”在金边的顺利交接,2月底携爱人又赶回金边,广州白云机场出境检疫已“升级”,唯有下了飞机,才发现金边机场“宽松”自如,出入如常,似乎上帝眷顾柬埔寨,又安抚我在“平安无事”中,恭迎新任社长欧阳上任。
到了2月底,总社通稿中心主任吴庆才来微信电话:称要“借”欧阳社长上“两会”,采访结束后“还我”。我当然支持。当年,老吴是我离开台湾驻点的“继任”者,两人相处不错,交情摆在那。心想,大不了5月欧阳到任,一个多月而已。
 谁想,“借”出事了,郁闷至极。疫情的突变,彻底毁了我的“美好计划”:5月除回国上交我和爱人的“公务护照”,再以私人护照返回金边……一切被疫情搅了,乱了,乱得一塌糊涂。直到7月底新任社长才从北京飞抵金边,这时,金边已实行“14天隔离”制了……交接、马不停蹄地拜访,直到完成“无缝对接”后,我已严重超期“服役”。8月31日与爱人经“严密防疫措施”,卸任登机飞广州,接受更加严格的隔离15天平安回到广东肇庆的家。
 为了一个承诺,在办好所有“检疫”入境手续后,11月16日又返金边。此时,金边的疫情已不容乐观了,疫情陷阱处处显现,西港项目工地早已实行“封闭式管理”,约50公顷的土地成了我终日“划圈”的“自由王国”。
 曾幻想,2021年是卸任后首个完美的团圆春节,但接踵而来的疫情变化,两国机场惊现“出入”艰难,让人目瞪口呆。 
 我只能把思念家人藏在心底,把春节“团圆”的欢笑留在西港工地,与工地人互道祝福,也祝福自己,在视频中与家人分享春节,把“孤春”留在枕边……
 2月9日上午,家中微信群传来喜讯:女儿“升级”了,母子平安。这是我只身海外春节的最大安慰和幸福。我深情地望着视频祝福,把喜悦展露在脸上,恭喜自己,更想与父母和岳父岳母分享这份喜悦……可惜,天堂没有微信。
 远离家人的“孤春”,事已过“三”了。2007年春节,正值在台湾驻点采访,和同事陈立宇主任来往台北、台南和高雄之间采访,感受民间浓浓的传统年味。2017年春节,我刚落地柬埔寨“开疆”,急需“杂乱”中,细细理出头绪,在目送同胞朋友回国“团聚”时,我只能只身金边独享“汉堡包”的中国年!
 2021年的春节,又是我海外的“孤春”,混在真才实学的专家队伍里,头顶有虚无实的“外行专家”方巾,无地自容,土淹过半,重学无望,说求学予鬼听,只能强迫自己,从“外行”,看内行人抓工程进度、抓防疫、抓安全、抓质量……井井有条,样样不落的快乐……,走一圈工地,拍拍图片,记录当下,写写工地的事,娱乐大家,安慰自己,玩篮球、兵乓球、做裁判,舍命地玩死自己,寻找“封闭中”的自娱自乐,远离感冒、发烧,不添乱而融入大家,又算计疫情的末日……
 其实,工地没有节假日,玩命地在与柬埔寨的旱季和雨季之间争夺“空间”。让自己融入工地人的忙碌,已逐渐充实自己。烈日下,头顶工地的“红帽”,偶尔双手叉腰,偶尔双手置背,如学生认真听老师在工地上“评头论足”,从好奇到平淡,一切那么自然,就连雨天过后,双脚陷入深深的泥中,也付之一笑了之,唯有梦里重回“美丽的传说”……
 西港海边的落日很美,无暇顾及地西港工地人还在玩命,项目节点如期而至,每天都见证和分享“中国速度”和“中国质量”这份喜悦。唯我,眺望美丽的西港海边,一个别样的“基层”,一场别样的外海生活,一次别样的职业收官,仿佛看见一座璀璨的“中国发电城”……见证了华电西港项目管委会成员乐建华、冯英山、谢益明、丁凉兴、李陈松、李焱、王正新、刘海侠,以及罗发棹、黄智勇、范贵荣、吴健辉、孙浩文、吴洲洪、张世鑫、李清波、石才生、吴才涛、朱文明等许多工地朋友的担当!
 感谢支持关注我的所有中柬朋友,感谢在华电西港项目的日子,感谢满是激情四射的高棉热土,感谢生活在柬埔寨的每一天……谢谢,别忘了,一个曾经只身开疆拓土人的故事!
 我,铭记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柬埔寨王国特命全权大使王文天之情,感谢大使馆、经商处,以及高棉大地所有涉华组织、团体,商会、华人华侨朋友对我在任期间工作的支持!   
 还是我,置身华电香港西港火电项目工地,留下的或许算“日子”,或许,又不再仅仅是“情结”……
 也罢,权当为序。
       2021年8月9日 西港工地
   《选自柬埔寨王国批准出版“黄耀辉:中国老记的高棉拾笔”》 
2021/12/4 22:31:31 发表 | 责任编辑:桂汉标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148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网上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证码: 8691  

 
友情链接: 武江起航网络┋CNH个性网址航┋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
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诗社Email:fch928@163.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maypoetry ┋ 网络技术:SEAGATE

作品版权所有,任何媒体亦可转载,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
Copyright © 2008-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560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