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五月诗笺

 首页 | 评论 | 诗歌 | 散文 | 古典诗词 | 诗意小说 | 菁菁校园 | 海外心羽 | 八面来风 | 精品原创 | 个人诗文集 | 诗文竞技 | 散文诗 |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五月诗笺>>散文>>母亲的忌日
 
母亲的忌日
  文 / 潘柏顺
   无意一页一页翻日历,农历六月初二,突然跳入眼帘,母亲的忌日清晰而醒目。日历越往后翻,日子却往以前走。母亲的白发变成黑发;母亲越来越年轻了,额头的山川没有了,皱纹没有了……母亲的音容笑貌就出现在眼前。
  母亲白天在织布机上穿梭织布,晚上在煤油灯下抽线纺花。那手臂一扬一撮,一来一往,神采飞扬,姿势交错的瞬间那样精彩优美;她那一针一线的密密麻麻千层底步鞋,粗布被褥,粗布单子,粗布衣都是不辞辛苦,挑灯夜战得来的……收割后的高粱杆玉米秸秆;收割后的麦穗拾了又拾;秋收后的红薯秧,打成捆;刨出红薯后遗留疏忽大意的果实,不知道又翻了又翻,把腰压弯成石拱桥……
  母亲像嗡嗡嗡蜜蜂一样,含辛若苦地围绕着我们姊妹六个花朵吃喝拉撒睡团团转圈,喂饱了我们兄弟姊妹们的日子。儿子像挺拔的松柏,女子似盛开的玫瑰花。
  下一星期四,阴历初二,是母亲逝世二十四周年
  我翻阅日历提醒自己,别忘了这个悲痛欲绝的日子。不烧纸钱,不回故乡祭奠,写篇文字怀念是一定的。母亲知道我爱写写画画,看到会比烧纸高兴。
  母亲当年七十一岁今年,我七十二岁,真想到母亲的世界去找你,和你团聚。果然,半夜三更,您越过千山万水,携带着故乡的明月和烟熏火燎的老屋小院,以及小院的石榴树上的咧嘴笑的红石榴;以及渡口的摆渡来看我,好久好久不想离去,梦不醒来多好啊,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突然,您穿着传统的花里胡哨的寿衣,好像聊斋志异里的鬼神,一下子惊吓得我们离散……
  旧习俗一定要更改。将来,我去见马克思,一定要求儿孙:花里胡哨的牛鬼蛇神的寿衣不能穿,以后和儿孙们梦里团聚,我穿着中山装,儿孙们不会受到惊下,梦就不会醒来。
  我还要他们移风易俗,无论红白喜事,不许铺张浪费。尤其是葬礼,要学习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不能把骨灰撒遍江河湖海,起码可以把骨灰埋在田野树丛下,滋润大地;或者离家最近的花园树下,既可以当做垃圾肥料,即可以喂养花草树木,又可以方便祭奠,岂不美哉!这样既节约了昂贵骨灰盒费和几十万元的墓地开支,又不占着茅坑不拉屎;又为国家节省一席之地,多长庄稼多打粮食,一举双得多好啊……
  母亲的忌日快要到了,我提前把怀念她的文章写成,作为献给母亲的礼物,希望母亲含笑九泉……(888字)
  2020-06-22于成都凌晨
2022/6/24 18:03:33 发表 | 责任编辑:冯春华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63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网上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证码: 5373  

 
友情链接: 武江起航网络┋CNH个性网址航┋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
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诗社Email:fch928@163.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maypoetry ┋ 网络技术:SEAGATE

作品版权所有,任何媒体亦可转载,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
Copyright © 2008-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560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