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五月诗笺

 首页 | 评论 | 诗歌 | 散文 | 古典诗词 | 诗意小说 | 菁菁校园 | 海外心羽 | 八面来风 | 精品原创 | 个人诗文集 | 诗文竞技 | 散文诗 |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五月诗笺>>散文>>五里亭
 
五里亭
  文 / 王园梅
   五里亭是古时候用来供行人休息的,每五里一座,称五里亭,我的出生地富滩固山还有一座完整的五里亭。
 对于从小熟悉的地方是有感情的,有时在梦里还会回到那里。五里亭在村里的南边田垅里,在我家前面的山上翻过去就到了。亭子是青砖绿瓦四角凉亭,坐北朝南,高丈许,三四十个平方,亭子里东西两边靠墙各有一条长长的石条凳,供路过行人歇息方便。从墙上被风烛的青砖只知道亭子的建造时间很久远,不知几百或是千年?八十八岁的母亲说,是古时候有钱人建的,有钱没儿子便做好事留传后世,积德做好事,亭子北面十米处有座双拱砖古桥,桥面也是路面铺的鹅卵石通向亭子里,石矶路穿亭而过,每逢值夏的墟市村里人要去赶集都是走路去,手里拿根扁担,到了墟市上买好东西就用扁担担回来,当走到亭子里都会停下脚来歇歇,再担起东西回家,这个时候会觉得担子轻松多了。九十年代开始坐班车去吉水的人多了,慢慢的走路去值夏的人没有了。而亭子里仍然有人在里面歇息,在七八九这几个月份里亭子里是比较热闹的,因为此时要排放田里的二晚禾水,如果是干旱的天气,这里集的人更多。我小时候常被父亲分咐去放禾水,放禾水的人多,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副业工作,每个人家都种好自己的责任田而水是第一位。村里有自己的水库良原山水库,村里和邻村老源人都是放那里的水,如果遇比较干旱的时候良原山水库排放灌溉完了则要等村委统一安排放溪塘大水库的水。在这个时间段不论什么时候到亭子里基本上是有人在里面的,把水源放好没人动就可以安心在亭子里歇,如果放水的人多,也可以一起在亭子里歇呀聊天呀,因为大家都把各自的进田水源分好,大家都不允许乱动,然后都回到亭子里,也有人不守规矩的,或者是突然来个不束之客,把水拦截了,尤其是老源人,他们在上面,把水拦个干净也没人知道。亭子里有七八个人或十几二十号人,有人说田里的收成,有人骂老天不下雨,有人说笑话讲故事,也有人在石凳上睡的正香,还有人出去寻看水路有无有人动了手脚,如果有则会在外面喊一声,没水了,大家安静下来,睡在石凳上的人也会一下惊醒,个个都会走出亭子看水去,而一般年纪大点的叔伯哥哥们会去上面寻查,看是否老源人把水拦截了,等大家都把水看好又回到亭子里。而排放禾水一般不能没灌满就回家,这样人家以为你不要水了,都会堵了你的进水口,所以要一直守。
   我家有一个三石丘,水路稍远,直水沟从亭子上下来又要过横沟,比较难放,有次田里已起了白,禾苗的行距都是裂开的逢,像一条条小沟,我吃了早饭就去守水,早上父亲己把水引到田里并放了有块团箕大,我去时水没有人动过,田垅里也有几个人在田埂上来回走动,我也在田里守,慢慢的人多起来,这垅是沙田容易干,我们放水也勤,我顺水路往上走,看有没有人家的田满水这样可以把缺口堆上,水就大点,寻了一遍没有又返回。这时海英来了,她家的田在我家上面,她一来直接从横沟里放水进去,我说,先让我放就这点水,我家的田都白了。她当然不肯,然后她说去亭子上面看看把水放大点下来,其实上面也是不大的。过一会清根也来了,他家的田在我家的下面过好几丘,可放直沟水好放点,见没多大的水说,这点水怎么放,就放弃了,其实他家的田还有点脚窝里的水。我不敢走动怕又有人来,海英去上面看水了,过会她下来说没多大的水,有几个人放,见我没动她的水放心了,说我们去亭子里吧,己好热了。我们到亭子里有好几个人在里面,长发正在讲一个笑话,他最喜欢说笑话,新娘是男扮女装的,男孩子家太穷了,但喜欢了一个女孩子,可女孩子就爱上男孩子,女孩子的父母只同意那个有钱的人家,男孩和女孩商量等那个有钱人家来娶亲时,由男孩子穿新娘衣服冒充新娘,女孩则趁家里人多热闹时离开,当娶亲的队伍走到半路时,轿子里的“新娘”说尿急要下轿,“新娘”就这样跑了。这是一个故事,村里人有讲好像是古时候村里的真实故事。不知道过多久,我们都去看水流怎么样了,出了亭子就有人说没水了,上面拦截了,当我走到田里进水很小了,田里的水还没浇灌到三分之二。长发顺着水路一直到老源陂那里,真是老源人拦了,他把水放大了,直接挖了堵缺口的石头泥巴,然后大家又回到亭子里。每个人家田里的水况不同,有的上午放好回家了,有的放到中午,有的放到下午回去,海英中午一点半左右也回去了。守了一天也有功劳,田里看不到白色了并有了盖泥巴的水,但是得让田里起到寸把以上的水,才能管两三天,别人基本上回去了,我要等父亲来换我才回去,父亲在蒙蒙的黄昏里走来,看到只我在亭子里说,你快回去吃饭。我才高兴的回家去。
 亭子里有时候我们的耕牛也常会光顾,遇上下大雨的天气,田里干活的人自己去亭子里躲雨也牵着家里的牛一起去,而我们小孩子去放牛也会把牛牵到亭子里躲雨,这个时候牛会扇动它的两只耳朵,眼眼会转几下,好像是感谢主人。
 这是只有我们固山人才有这古人留给我们的特好待遇。而我们村里也对这座古凉亭感情有加,因为时间长几百上千年不免被风掀拦几片瓦,村里出工出力把她加盖好,亭子保护我们不受风吹雨打,我们有义务要爱护她。
 不记得有多久没去过五里亭了,有时回母亲那里会骑在电动车上远远的看一下,现在只有村里的几个在家种田的会经过亭子或在亭子里歇息了,石矶路还在,而再没人从这里经过去墟市了,现在的人都有车都是走水泥大路了,五里亭安静寂寞了好多,她看到了时代的变迁,人们美好生活的变化。她忠实的守着村里的百亩粮田,不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去年冬天村里搞高标准农田,横竖几条机耕道,亭子前面的石矶路没有了,亭子后面到双拱古桥这段石矶路完好无损,而亭子依然是这片粮田的守护神,立在机耕道边。亭子承载了我童年少年的记忆,她有时会守在我的梦里。


2022.9.21晚
     
2022/9/25 20:09:05 发表 | 责任编辑:冯春华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74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网上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证码: 1035  

 
友情链接: 武江起航网络┋CNH个性网址航┋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
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诗社Email:fch928@163.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maypoetry ┋ 网络技术:SEAGATE

作品版权所有,任何媒体亦可转载,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
Copyright © 2008-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560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