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五月诗笺

 首页 | 评论 | 诗歌 | 散文 | 古典诗词 | 诗意小说 | 菁菁校园 | 海外心羽 | 八面来风 | 精品原创 | 个人诗文集 | 诗文竞技 | 散文诗 |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五月诗笺>>散文>>风
 
  文 / 黄旭东
风,是大自然的产物,然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建造自我的国度的同时,也在破坏着大自然,当到达了一定的程度时造就了风的对我们的怒吼,平常时间甚是温柔、轻拂;在不同的季节里都给予了我们不同的感受,况且对我们的帮助甚大,各种地方,姑且不论花粉、种子间的传播,人们冷湿与干燥之气的互相交换等,再有稍加引导就可能让她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个铺助的帮手,一个工具,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如风车发电、借助风力抽水、海上航船等等。

我们从来不知它是从哪来,也不知道它将往哪去;可她却有着象人一样的喜怒哀乐,当脾气来了的时候,常常会让人们感受到是那么的无法判断的理喻和控制。或许它也是个造物主们用来协调人与自然的工具之一罢了。

  风,似个飘逸的幽灵,游走于天地间,又如天空之神们委派下来的监督者,虚幻的身影四处乱窜,在城市间;时而弦舞穿插于人群里,或吹走扑向我们的尘埃,或拂掉我们身上的燥热,亦或不耐烦地对整片区域进行横扫,而在海上,它常与海水嬉戏打闹,当它平静时,特别是夜晚,当月亮高高挂起,直照在海平面上,此时一股股海风把那水面吹得象鱼鳞似的一波一纹地渐散开去,且带着快乐的节奏前行着,或拍打着过往的船只,也或轻或重地推着海水往岸边击打。一次又一次的不断演奏着大自然的乐章。而有的时候,风更象个亢奋的勇士,怒气象无从宣泄似的在不断推动着海水,或是沙漠,或是尘土,象是在述说着,咆哮着这尘世间的许多的不公平与不合理进行批判。而当它达到无比愤怒时,就会把空气中的云群与地上的、海平面的全带动起来,旋转着一切,以狂风中夹杂着急迫式的滂沛豪雨的到来横扫一切,俨然成了个愤怒的毫无理喻的疯子。在它的所经之处,尽是残根败叶与损毁,更甚有人的离去,呜呼悲哀。留下的则是那抹不去的痛楚与遗憾,久久地,久久地,难以忘怀。中国古代的庄子曾把那自下而上的大风形容成扶摇,《庄子·逍遥游》:“鹏之徙於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于是乎,当这扶摇与海水连在一起,也或许就成了现在所说的海上龙卷风吧。在陆上,则是沙尘暴或是陆地的龙卷风。


在春天里飞扬着,一般是温和的,暖痒痒的,象个小孩子拿着个羽毛,轻轻地拂着我们的脸,逗我们玩,在我们的耳朵吹气;头发也被吹得微微潺动,象是在告诉我们寒冷的冬天已经过去了啦,冰雪已融化,大地正复苏,要起床了。该为新的一年算计一下,用实践行动来证明那内心中的梦想了。如果此时我们还不理会她的劝告,继续埋头做着我们的那香梦时,她则会皱了皱眉头,甚至叫来雨哥哥、雷公公帮助来提醒,不断地在我们的头上蠢蠢欲动。

当步入秋天,一般来说,炎炎的太阳烤得大地难受极了,比起烤炉还加了点闷和燥,路上的行人们都在挥着汉雨抬头盼着风的到来,这时候,她会变得丝丝的清凉,时而短吹,时而强劲有力地极时赶来,在为我们把酷暑赶走,又似干爽的硬毛笔在轻轻地扫着脸蛋,有点点的硬,一点点的痛。似乎是告诫地说,她正在看着我们呢,一年已过了大半,快到收获的时候,我们的成绩呢?如在城市里的在大街上,马路边,风吹得树枝上的叶子纷纷地飘飘而然地落下,看!只见那一群群正沙沙作响,这一圈,那一弯地跟着风不断弦动着,起舞着的树叶,似个爱跳舞的小女孩,刚放学了,准备回家时,边走边玩,嬉戏地互相追逐着,感受着太阳那从空中向大地喷撒而来的金粉门帘似的舒适。好似要让这树叶在回归大地,在落根入土前,作最后地、尽情地享受这尘世间的美好,他应该要感谢风的帮助。
2022/11/13 20:41:34 发表 | 责任编辑:冯春华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53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网上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证码: 2028  

 
友情链接: 武江起航网络┋CNH个性网址航┋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
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诗社Email:fch928@163.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maypoetry ┋ 网络技术:SEAGATE

作品版权所有,任何媒体亦可转载,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
Copyright © 2008-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56035号-3